网站首页>人妻子女>爱情的进行式

爱情的进行式

更新时间:2020-11-23 00:00:24

 『都几点了,你还在睡,是在睡几点的啊?快点起来,李大教授的课就要记你旷课了!!』女友翁巧玫仍是摇不醒我,却被我将她反身一翻,轻松的将她压制我的身下。

熟练的爱抚技巧…我早就已经蓄势待发的发起攻击了…

『不…唔…呜唔…嗯…嗯嗯…嗯唔…嗯…啊嗯…』

巧玫嘴上说不,身体动作却是相当老实,对我坐着迎合的动作,见时机已经成熟,我用手扶着分身往小穴顶入。

啪滋啪滋的声响让我感到非常兴奋,巧玫的身子越来越温烫,我的抽顶动作越来越顺手,不消百来下,巧玫首波的初潮就这样献给我了。

『阿伟…我的制服、内裤湿了!你要我等一下怎麽上课啊?』

巧玫对我这样抗议的嘟哝着

『沒关系啦!你又不是第一次沒穿内裤就去上课了。』

我这样敷衍着巧玫,剧烈的侵略动作,沒有因此停息过…

『嗯呀啊…嗯…嗯嗯…我…要洩…洩了…嗯唔…一起‥啊啊嗯…』

巧玫在我身下被我玩的火热,我却始终觉得像是少了一种新奇感,我说服巧玫把身上的衣物卸下,第二回合的战局再次开打。

我让巧玫用坐姿骑在上面,用她可以适应的速度慢顶慢进的把我的分身推送到湿润的小穴裏,原本就已经微湿的阴蒂,被我的分身刺激之下,显得更加湿润了。

我用两手托着巧玫的嫩臀,给力的往分身的底部用劲磨蹭了近五 ~六十馀次,巧玫也因此叫吟了起来,又是高潮了吗?我故意漠视巧玫的反应,我的恶搞动作沒有因此停下。

『唔嗯‥嗯啊…啊啊嗯…伟哥…伟哥‥妹…不行了‥嗯嗯呜…唔唔‥嗯…』

李教授的课早就过了,我却还在床上跟巧玫玩亲热的床战,但愿负责点名的班长不会诚实的在点名簿上勾出我的旷课纪录。

可能就是少了新鲜感吧?我对巧玫的身体只剩下活塞运动的定律抽动。

巧玫已经被我玩到浑身发烫酥软,我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用后背式插穴…

『喔哦哦…嗯唔‥啊嗯唔…』

巧玫盡量的配合我突然兴起的插穴动作,盡管她的体力已至极限,仍然对我盡力配合。

我瞄了腕錶一下,上午的九点三十几分,我预计在十点二十分赶去学校上电脑技能课,所以我不能再拖延时间了,必须加快动作把这一局结束掉。

激烈狂爱的进行动作让巧玫娇喊了数十次的吃不消、受不住了、还沒结束吗?

真的是我虐待了巧玫,她专程来叫我起床上课,却被我压在床上缠绵温存了。

突然的,我试探的问了巧玫:『要不要射在裏面?』

巧玫赶快回答:「还在安全期,射进去,沒关系!」

这是你说的…就照你的要求…

火烫的热液,一股暖源往穴道口注送了进去,巧玫满足的小喘着…

我晓得这一场战局,我战的非常漂亮,经过冗长的整理下,巧玫说要借我的床小睡一会儿,我轻巧的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拎起有点沈重的背包,我往学校去上课了。

虽然是跟巧玫战了不算很长的床战,说实在的,我还真佩服自己的体力有这麽强……

总算是在我计算的行程内,赶上了程式语法设计课的课程,不太有时间复习课业的我,竟然可以通过老师突然发起的临时考,我很幸运的到了很高的分数。

放学后,我被同学刘婉婷邀去她家裏修理已经中毒的电脑主机,我很勤快熟练的把电脑主机的状况问题排除、解决起来。

『好了!你可以正常的上网玩游戏了。』

「谢谢你!如果沒有你的帮忙,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办呢!」

婉婷这样跟我说着

我正准备要从婉婷的房间离开前,她无预警的对我扑上前来,甜腻的吻送了给我,我原本不打算对她收取修理电脑主机的费用,但是如果是她自愿…的话,就另当別论了。

「別走,教我怎麽玩H,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我跟她说,做这种H的动作,第一次的时候,会痛死你的…

婉婷爲了向网友炫耀,早已将害羞、矜持都抛到九霄云外丢掉了。

我也因此窃喜不已,这样的好康,被我遇到了,但是她真的是第一次吗?

从婉婷生涩不已的初吻,她的巧口尚未被人粗暴的吻过,而我已跟巧玫吻过千百回的技巧,我将婉婷吻的若火如荼,似喜又狂的让婉婷陷在醉迷的意识裏,良久未能散去。

「爸妈会在午夜时候回来,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

我晓得婉婷接下来要说什麽,绵密的侵袭动作已经展开,我觉得自己真像是一个好色之徒,在欺负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她还沒跟任何男人有过这麽亲热的行爲啊!

我将她抱起…往松软的大床压了过去,衣服早被我剥下,不晓得被我扔在哪裏在凉快呢!

『嗯唔…喔‥噢嗯…』

要不是婉婷的娇吟声提醒,我还不知道我的两根手指在恶趣味的弹动她的小阴蒂,有点略湿的状况,我打定主意:长驱直入。

我屏气凝神的挺力‥被放进穴口的分身,早已蓄势待发的等我发起长攻,就在我对着婉婷Q弹带劲的酥乳又吸又咬的这时,婉婷不自觉的被我转移了注意力,我故意的下身一潜。

『噗…咕吱‥啪…啪啪‥啪啪啪…』的,我的计画果然奏效。

婉婷惊声哀啼:「呜…呀啊‥啊呀…痛呀‥你是…要痛死‥老娘…吗?唔唔‥嗯呜嗯…嗯呀…」

我故意俏皮的跟婉婷说:「会痛是你最近的压力大,多动几下以后,就会越动越快活了。」

见婉婷一副愣傻的呆萌样,我实在笑岔了气,多亏我平时都在跟巧沒做这种热烈的床战,我还能蓄足活力的一直顶、持续撞的捣进婉婷下穴的子宫裏。

可能是真的很痛的样子,婉婷僵直了身子,就真的是沒有被其他男人用过身体的样子(我心底直唿:赚到了),分身掏动捣刺的动作更加剧烈了。

不消几分锺,婉婷搂着我抖动了几下,黏腻温热的液体让我的手指更加灵活的掏动了起来,我再使力的掏转了手指,婉婷就这样被我征服了。

「我的大招还沒放出来呢!」我像是炫耀强技的这样跟婉婷说。

「喔‥哦唔唔…哥‥哥…妹子‥那个会‥坏掉…啊…呀啊‥哈呀…」婉婷开始对我娇声轻啼的求饶了。

可是,婉婷的身子就诚实的反映对我崇拜了,我偏偏就是要把婉婷的那裏顶到坏掉,我爽,怎样。

「唔唔…嗯呜‥嗯…喔‥好…哥‥哥…妹子‥唔…嗯呜…要…要…」婉婷是要讲什麽啦?

我故意续力的乱顶乱撞,啪啪的啪滋声月来越响亮悦耳,我的心情也越来越舒爽、愈来愈来快活不已。

婉婷在我身下就像个淫乱的娇娃一样,被我玩到欲仙欲死,我沒想过她会被我玩到这样的程度。

因爲我在分心想东想西的这时,一时岔了神,我差点在婉婷的阴道裏喷出精液,不知道她的安全期是哪时候,爲了避免鬧出事关人命的麻烦,我还是专注的享受现在吧!

反而是婉婷俏皮的对我说:「沒关系,我还不曾被男人把那个热热臭臭的东西注在裏面咧!」

「你啊!说那个是热热臭臭的东西,这个热热臭臭的东西是会让你怀孕大肚子的精液,看我怎麽幹死你。」我又摆起腰臀大大力的给它抽动起来了,分身好像很配合我似的巨大化的胀硬了起来。

洩了啊!婉婷被我吻的昏狂不已,春情荡漾的样子,让我好想开FB的直播,但是我又想起交往多年的巧玫,我还是…算了吧!

从来沒有被异物闯入的圣地,我大肆狂妄的这样恶搞的玩弄着,真的不是在做梦,我在跟倍受班上男同学仰慕的可爱女神刘婉婷在床上做这麽亲热的活动。

婉婷又已经昏狂的娇吟了:「嗯唔…嗯…嗯嗯‥哥…哥‥把妹妹…搞浪了‥啊嗯…唔嗯…」

我已经感受到婉婷的小穴浪液喷流,我跟婉婷交合的体位,从正常的交欢式替换到变态狂插式…婉婷很乖巧的被我不断不停的恶搞着,喂?婉婷妹子,你真有这麽崇拜我吗?

婉婷娇涩的看着被巨器插入黑毛洞,既羞又娇的淫样,我兴起恶搞的念头,爆力的狂顶狂插了起来,使的婉婷更无力抵抗的迎合(跟本就是无法拒绝我嘛!)

「你这个色胚的死鬼…!」我听到婉婷这样的骂了。

接下来的攻势是怎样进行的?我不太记得了,多亏婉婷住的地方非常的甯静,要不然邻居早被婉婷的叫床声给吓死了。

婉婷看起来好像很怕寂寞的样子,甯可被我变态的把她幹到神魂颠倒,无所不用其极的想把我留下来。

像是将她最后一丝的馀力搾干似的,婉婷娇软的躺在我的怀裏,跟我说好棒,她以后会来我住的地方,跟我这样玩…喂!你沒烧坏脑子吧?

婉婷的父母到国外出攻差了,哥哥、姊姊又到外地工作,长期长时间的不在家,我才能有这样强奸婉婷的大好机会,其实是婉婷故意留给我吃的。

待我的体力恢复了近八成,狂力的抽插进行式又再开始活动了,我跟婉婷说:「看我用活塞爆动式插死你!」

婉婷听了刚开始是傻了,然后就甜甜的笑了,我们在房间裏的软床上战了超过五小时以上,谁叫婉婷偷藏雄壮持久液给我喝,我才可以这样跟她玩这麽久,婉婷妹子,激战后的洗床单,可別洗到哭出来呗!

网友评论: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